Menu

浙江三门人民法院法官:办案不是做数学题

浙江省三门县人民法院的法官们秉承“办案不是做数学题”的理念,不是就案办案,而是通过在讼案件寻找矛盾的症结点,彻底化解纠纷,让诉讼者在经历一场官司后能够心平气和。
当事人的话 诉讼中:“我为这个案件打了三年的官司,大不了再赔上三年!”
结案时:“你们辛苦了,这篮水果一定要收下。” 法官感言
不能让当事人在漫长的诉讼中消耗太多诉讼成本。
赵女士原系县某工贸公司的职工,五六年前公司转制时,她购买了公司所有的一排街面房,而其中一间约4平方米的卫生间权属不清。
固执的赵女士为取得房屋产权,踏上了民事、行政又民事,起诉、上诉的维权之路,这官司一打就是三年。
当三门县法院受理她的房屋权属民事诉讼时,赵女士声称:“我为这个案件打了四场三年官司,大不了再赔上三年!”
这4平方米左右卫生间的权属,因年代久远,争议较大,双方当事人各持证据,无论判决哪方胜诉,另一方都不服。何不来个折中的办法,达到双赢目的?法官最后以市场价折算所争议的房产。经七八次反复做双方当事人工作后,得以圆满结案。
结案后,赵女士提着满满一篮水果再次来到三门法院民一庭梅丹法官的办公室:“我知道你们办案是不能收当事人任何东西的,但这点水果只是表达我的感激之意,你们辛苦了,一定要收下!”
当事人的话 诉讼中:“想要我赔钱,简直是笑话!”
结案时:“多少钱,尽管说,我赔。” 法官感言 找到矛盾的症结是办案的切入点。
村里要埋水管了,以后家家有自来水喝了,这是天大的好事,村民李某主动报名为村里做义工。
当水管经过张某家时,需挖开张家门口的水泥地面,但张某以挖了水泥地面会影响他家日常生活为由,不让挖。李某认为张某素质太低,对村里的公益事业也不支持,便与张某争执起来,继而两人互相扭打,张某打伤了李某,却拒不赔偿医药费。
李某觉得自己帮村里做义工,反而被人打了,人受痛苦不说,还要贴上药费,越想越委屈,故而一纸诉状将张某告上了法庭。
法庭上,张某对自己打人一事没有否认,但声称李某在争吵时以言语污辱他的人格,重重地扔下一句:“想要我赔钱,简直是笑话!”让调解陷入僵局。
本案事实清楚,只要确定一下责任,计算一下损失额,调解不成也可以马上判决结案。但承办法官任周扬想到的却是:如果下判,埋水管的事还没解决,势必会影响到其他村民的用水问题,如果村里强行埋设可能会引发另一起纠纷。
于是他宣布休庭,带着合议庭成员来到当事人所在的村,叫上村两委干部,商量解决方案。村干部最后决定将水管接上一个弯口,使水管不直接经过张某家的水泥地面,而是从张某门前的小沟边通过。
张某得知这一解决方案后,主动找上法官:“多少钱,尽管说,我赔。”
当事人的话 诉讼中:“谁不给我承包,来一个我砍一个。”
结案时:“好好参与下一轮承包的公平竞争,现在我先把塘给退了。” 法官感言
维护一方平安和谐是法官的职责所在。
三门县某村杨某承包的养殖塘到期后,村干部王某代表村两委通知杨某,养殖塘村里要收回,可杨某觉得承包效益较好,要继续承包,王某告知其续包之事需村里集体讨论,他来只是通知限期腾退养殖塘之事。
杨某自恃长得高大魁梧,且兄弟众多,在村里颇有势力,与王某争论不休,并当众给了王某一记耳光。王某受辱、村干部权威顿失,村两委全体干部愤然,一致要求法院主持公道。
杨某称打人赔款可以,但坚决不愿退出养殖塘承包:“谁不给我承包,来一个我砍一个!”面对如此蛮横无理的村民,法官就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依法判决,以匡扶正义实属理所当然。
然而,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解决了,接下去的会是养殖塘腾退纠纷,还可能发生血案。维护一方平安和谐是法官的职责所在,不能任其发展下去。
民一庭庭长方心挺进村庄、走乡镇、赴现场、听民意、查原委,并多次找双方当事人促膝谈心,晓之以理。
杨某终于被法官的真情感动:“大家都说我不好,只有法官还对我这么有礼貌,能耐心听我讲我的想法。其实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对,王某说话时口气带命令式的,我一冲动就随手那么一下,也不是存心要打的。我的养殖塘刚有起色,实在太想继续承包了,现在我听法官的,先把塘给退了,好好参与下一轮承包的公平竞争。”
当事人的话 诉讼中:“不赔我这一万七损失,这官司我打到中央!”
结案时:“能赔5000元就可以了。” 法官感言
不能让当事人为了无谓的诉讼变得更贫穷。
2007年9月7日对79岁的朱汉足老人来说,是个揪心的日子。他走进法院,为自己讨说法。
“把我的腿搞得骨折了,不赔我这一万七损失,这官司我打到中央!”在朱老汉的愤恨述说中,案件承办法官卢小挺大致了解了案情:与同村妇女陈宝香等三人一起打麻将时,朱老汉刚要坐下,陈宝香用脚勾了一下板凳,朱老汉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腿部骨折。
而陈宝香却说,是朱老汉自己不小心坐到了地上,另外两个在场的人都说没看见。村委会为此纠纷调解了三次,每次都不欢而散。
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办案原则,朱老汉不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显然要败诉。
卢法官陷入了沉思:如果判决驳回朱老汉的诉讼请求,案件处理起来简单且又快捷,而朱老汉肯定会不服,会上诉,甚至上访,他自己是残疾人,儿子也是残疾人,家里本来就贫困,如果为诉讼纠缠下去,无疑是雪上加霜。
卢小挺与书记员一起四下离县城50多公里的朱老汉所在的村,召集双方当事人分析案情、解释法律规定、计算经济账等。在法官诚意的感召下,朱老汉最后表示只要能得到5000元医药费的赔偿款就可以了。
而陈宝香听完法官的分析后,觉得朱老汉若不结束诉讼,自己也要为应诉花费较多,且朱老汉家里困难,就算是救济一下也未尝不可,故而同意补偿朱老汉3000元。
事后,卢小挺向县政法委为朱老汉申请到司法救助款2000元,终于让此案圆满结束。
卢法官感言:“办案不是做数学题,不是只有一个标准答案,只有把握好依法办案的总原则,寻找最佳方案,让双方当事人都满意,才是最理想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